河源新闻

搜索
首页» 社会 为什么说贵州遵义是“英雄地”,而安顺是“温柔乡”?

为什么说贵州遵义是“英雄地”,而安顺是“温柔乡”?

发表于 2019-11-08 08:22:33

▲安顺天星桥风景区。摄影/石姚晨

-君主的语言--

除了茅台,红色文化和黄色果树

遵义和安顺还有什么?

贵阳以北,遵义守卫着通往四川和贵州的门户。

在贵阳的西南部,安顺位于贵州中部的腹地。

作为与省会毗邻的同一个交通枢纽,两座城市气质迥异——遵义一直是川黔的主要通道,也是“黔北粮仓”,是军事战略家的必备之物。安顺是一个古老的商业中心,在长江以南有美丽的山川和风景。

大多数大陆人从“一瓶酒,一个房间和一棵树”来了解贵州。

虽然“离开茅台镇后没有茅台酒”,但茅台酒的名气总是比遵义仁怀茅台镇大得多。除了好酒,人们对遵义的印象始终停留在遵义会议上,称为“转折点”。

至于黄果树瀑布,就像银河系一样,自从徐霞客以它的名字命名以来,它就闻名于世。相比之下,黄果树瀑布所在的贵州安顺,总是显得温柔安静、低调含蓄。

这两座城市,以其独特的气质,在贵州可以被称为“英雄”和“温柔乡”。

遵义能成为历史上著名的转折点绝非偶然。

▲遵义市地形概述。制图/辣椒粉

首先,遵义是一座巍峨的山城。把贵州和重庆分开的大罗山是一个精力充沛的侠客。

最危险的地方是娄山关,它位于一个30公里长的山谷中,北部是重庆直辖市,南部是首都贵阳。历史学家认为它是“最高的山峰插入天空,中间到达前线”。早在红军长征之前,它就在历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唐末,杨端率军平定亳州(今贵州遵义)时,亳州已成为重要战场。杨的下属娄山和关良驻扎在这里,称他们为“娄粱山官”。后来,传说是“娄山关”,这是地名的开端。杨在亳州的生活持续了7个世纪。当叛军成为叛军后,最后一个顽强抵抗依靠地形优势的酋长杨应龙也在万里“亳州之战”中被击败,最终战败而死,敲响了“酋长制”的丧钟。

▲海龙屯。摄影/杨坚

杨所依赖的海龙屯是宋元时期修建的抵御蒙古战士的山城。当时,它呼应了贺州(现重庆合川区)的渔城,并打算依靠这座山“停止脚步”。最后,当孟戈意外地死在渔城时,军队向东移动,并率领军队前往襄阳。在堡垒流血之前,它遭受了国家和家庭的毁灭。它不得不向北看,带着将军白发的悲伤和英雄的死亡。

其次,这个贵州北部的男性城市仍然有自来水,蜿蜒的河流是她的感伤之心。

西边,“酒河”汩汩流淌,从四川仁怀到泸州,一路从水到船,酒无止境。在南部,乌江流域的湄潭和凤岗,千万亩的茶园像绿色的海潮,到处都是绿色的。很难想象中国最古老的两种饮料会在一段时间内在同一个地方相遇。

▲红军三都赤水茅台渡口,远处的红色建筑是杜诗赤水的纪念碑。摄影/李桂云

好水先带来好酒。遵义有很多好酒,除了著名的茅台酒,还有侗酒、Xi水曲酒、浈酒、雅西酒窖酒等,都是著名的“酒英雄”。

赤水河发源于云南,流经云南、贵州和四川。它四分之三的流域隐藏在群山之中,有许多悬崖和急流。它就像一个隐居在偏远山区的隐士。它遵循自然,没有人类的习惯。因此,河水清澈透明,赤水谷土质松软,毛孔粗大——自然与“任杜尔脉”相连!过滤水源非常有帮助。此外,潮湿的气候有利于酿造过程中微生物群落的生长和富集。

这种良好的环境使得赤水河沿岸地区自古以来就以美酒和名酒闻名。这些精品葡萄酒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成为“葡萄酒爱好者”的“杯中之物”,成为遵义发展的支柱之一,帮助遵义牢牢占据贵州经济的“第二位”。

在山区,被称为“坝子”的平坦土地已经成为一种罕见的肥沃土壤,可以通过流水灌溉进行耕作。它不仅成为“黔北粮仓”的称号,而且还盛产一种非常英勇的农作物辣椒。

在遵义市以东33公里的夏紫镇,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当地人就迷上了辣椒的种植,发展了辣椒批发市场。从江湖上的一只小虾米,它已经成为了全国“麻辣社区”的领袖。

纵观夏紫镇的江湖传说,大致可以分为三代——古城龟山红农贸市场是20世纪90年代的“创始人”,现在只有一家与辛辣食品相关的香料店。该镇北部的第二代“后裔”已经变成了当地的农贸市场。但今天的“领袖”选择在高速公路入口处的显著位置开放,配备特殊的冷库、交易区、办公楼,甚至还有一个小展厅。

有来自河南、山东、四川、新疆等地的辣椒,就像各行各业的侠客一样。还有来自印度、韩国和缅甸的“外国专家”,他们聚集在这里进行竞争。然而,全年占据最高单价的辣椒始终是当地特产。不幸的是,“虾饼”的正宗传人可能是从江湖上消失的高手。现在被称为虾的大部分辣椒来自周围的县和镇。

安顺,无论是对远方的游客还是当地居民来说,都是一个足以流连忘返的“温柔的家乡”。

▲遵义市地形概述。制图/辣椒粉

安顺位于乌江流域和北盘江流域之间,是世界上典型的喀斯特地貌集中区。碳酸盐岩厚度已达到沉积岩总厚度的70%以上。表面已经被流水冲刷过了。无论地面还是地下,都有陌生的山和不同的水,有无限的风景。

黄果树主景区以西,关岭滴水滩瀑布高踞世界之首。瀑布从关索岭一层层落下,总高度410米,是黄果树瀑布的六倍。它看起来像一片白色的天空,覆盖在一座奇怪的山峰上,然后流入巴陵河。山里有村庄,有山水的房子,就像一幅画卷。

▲滴水的海滩瀑布。摄影/李光荣

地下龙宫就像仙女的洞府,有溶洞、瀑布、石林、漏斗、河流等喀斯特地貌,堪称喀斯特风景的缩影。在此期间,到处都可以找到1000多种天然中草药植物,仿佛它们是神仙写的,给后人留下了遗产。

▲安顺天星洞。摄影/石姚晨

另一方面,安顺紫云县古鲁河沿岸的自然风光和民族风俗已经形成共生关系。有一个奇妙的场景,万艳回到他在溶洞的巢穴,古代河道的痕迹记录了沧桑,自然垂直竖井跨越数百米的岩层。奥卡瓦贝的苗族人像世外桃源一样和平地生活在河边。继承下来的“跳花节”仍然非常热闹。“阿鲁国王”的歌声回荡在群山之中...

▲苗族“跳花节”。摄影/傅一夫摄影/帅学剑

这些风景使安顺成为外国人心中的一个“遥远的地方”。在当地人眼里,这个小镇是他们共同的“故乡”。

这种故乡的感觉首先反映在无数游客珍惜的安顺小吃上。

带一小罐凉粉。摄影/李立宏

安顺城建于明代,是古代云贵走廊的要塞,被称为“云南咽喉、贵州腹、蜀齿”。这样的地理位置使得安顺成为贵州重要的商业港口,经济的繁荣也带来了饮食文化的繁荣。所谓“安顺吃喝,贵阳穿衣”,在安顺,只有一个最好的方式可以环游城市:过去吃饭。

裹卷是安顺的经典冷食,在小吃摊附近随处可见。入口先用粉丝清凉爽口,然后用各种脆馅:酸萝卜、绿豆芽、脆大豆,用酱油调味,甜中带辣,嘴唇和牙齿之间轻松愉快。

卷一卷。摄影/李刚惠云

镇宁的煎蛋饼看起来更像贵州版的“三明治”——先将大米和大豆膨化,与大米和粉丝粉一起磨成糊状,冷却成型,填充馅料,然后用糊状物密封,放入锅中油炸。煎蛋饼的外壳金黄酥脆,里面是白色的。在吃之前,它必须浸透贵州饮食的精华,即折纸根和辣椒酱。

煎蛋饼。摄影/李立宏

据说安顺人不喜欢大菜和街头小吃。他们匆忙锁住现代人,放慢脚步,延长他们的日子。在街上停下来,和做面粉的婆婆和做炸鸡块的叔叔说几句话。很清楚谁将举办婚宴,谁将建造这座高楼。聊天期间,家乡的感觉蔓延开来。

安顺的夜景。摄影/张鲁堂

乡愁的另一种时间维度来自对过去家园的回忆。

在大大小小的屯堡山上,建筑大多是用石头建造的,隐约带有当年“大移民”的痕迹——明洪武十四年(1381年),朱元璋发动了一场从贵州到云南的“南移北移”的大战,平定了云南,持续了一个多月。

据《大明会典》记载,战后入侵南方的30万军队中有20万驻扎在贵州和永镇西南。安顺作为“云贵之钥”,是最重要的。对于那些有妻子的人来说,全家人都会来这里聚会。那些还没有结婚的人被法院称为“包办婚姻”。从那以后,无数屯堡成为了帝国的边疆。

▲菲利普·法丹带来的安顺旧照片之一,制作成明信片。这幅画展示了古老的安顺东街。据估计,在集市日,街上到处都是摊位。地图/杜英国

▲安顺市西秀区九洲镇现状。摄影/殷罡

到目前为止,贵州几乎只有安顺,这一历史的印记仍然保留着——在九溪,东南下游的大埠人讲述着600多年前,他们的祖先以“功勋第一”的明朝在这里驻扎傅友德。在天龙屯堡,张忠秀在茶站向游客们分发茶,用家庭和国家的感情来解释屯堡头饰。在儒林路,作为洪武年间历史的见证,文庙是安顺文化语境的起点。大成堂前的一对雕龙柱子仍然是镇上的瑰宝。

▲文庙。摄影/李立宏

然而,安顺地方戏的壮丽景色就像屯堡人在天地之间祭拜祖先一样——“金顾璇天,杨熠羌齐鸣高亢”是明朝军队从江南带来的“精神包袱”。当地戏曲粗犷而神圣的面具沿袭了家乡的习俗,明显带有傩戏的宗教色彩。唯一强调武术而不谈论爱情的是,它总是表明它是铁血战士的后代。

安顺人正在看当地的歌剧。摄影/李桂云

贵州是一个茶城。

作为完全符合“高海拔、低纬度、多云和少日照”条件的“标杆”茶区,这片土地保留了完整的茶史序列。此外,茶叶种类繁多,茶产业带覆盖全省。其中,安顺的茶业代表了贵州茶史上的“亮点时刻”。遵义湄潭茶业标志着近代贵州茶的复兴之路。

▲贵州茶叶产业带。制图/辣椒粉

在安顺,许多擅长泡茶的江淮移民在明代的“南移”中被留了下来。士兵们化刀为犁,转而务农,在田里种上“茶脊”,用江南带来的小壶泡茶技术,茶的质量大大提高,成为对部落首领的贡品之一,特别是平坝的“毛尖”和“阙舌”。

在那一年的屯堡,喝茶很受欢迎。走在村子的十字路口,到处都是茶棚。当地人用古树茶叶煮当地的姜黄,用大碗盛着,以安慰来自南方到北方的士兵和商人。

张忠秀正在天龙屯堡给客人倒一大碗茶。摄影/张鲁堂

安顺位于乌江流域和珠江流域的分水岭。“干船坞”的地理优势使这里的生意很早就兴起了。到了明清时期,它已经成为“全省最繁荣的企业”。从南到北的商人推动了当地的经济发展,形成了喝茶的氛围。结果,安顺人扛着担子,到街上和村子里卖茶,逐渐获得了“茶乡”的称号。

▲贵州安顺延腊高珊。摄影/廖李文

然而,它也是一个曾经让安顺错失良机的地理位置。茶叶行业的领军人物张天富表示,1939年,国家政府的中央农业实验室向西迁至贵州,最终在选址时分成两个地方:今天遵义的湄潭县和安顺的西秀区。两者的环境条件相似,但安顺最终错过了这个“天赐良机”,因为湄潭毗邻重庆作为其首都。

遵义湄潭县的情节截然不同。

▲遵义湄潭永兴茶馆。摄影/李桂云

湄潭位于大罗山南麓和乌江北岸,地处北纬27度的茶叶生产黄金地带。独特的环境和山脉的地理隔离使这里的茶像一个生活在深谷中的“南方美人”。1939年,随着中央农业实验室的到来,中华民国中央(湄潭)实验茶场正式成立,使得这种好茶最初“在内室里孕育,无人知晓”令人惊叹。

▲遵义湄潭永兴茶馆。摄影/刘张继

一年后,浙江大学搬到了这个地方,把一股强大的学术风吹进了这个茶村的净土。它不仅带来了西湖龙井茶的生产过程,还与茶叶市场共同建立了“贵州湄潭实用职业学校”,培养了一批茶叶产业的技术骨干,点燃了中国茶叶产业复兴的曙光。

带上浙江大学的旧照片。制图/浙江大学档案馆

当时,中国的战争陷入僵局,东海岸的所有出口港口都被封锁,作为中国重要外汇来源的茶叶出口大幅减少。响应号召,在第一任领导人刘继智的领导下,中央实验茶市场成功开发了“湄南河”和“湄南河绿”。中央实验茶叶市场通过“西南国际通道”为史迪威路的出口兑换外汇,以资助其军备。它也开创了贵州功夫红茶和炒绿茶的历史。

▲浙江大学目前的所在地是贵州工厂出口基地。摄影/学术图像

今天,当贵州茶产业蓬勃发展的时候,湄潭的茶园占地60多万亩,成为中国第二大县。每个茶叶区有35个大小茶果岭交易市场,使大量茶果岭在半小时内进入市场。2018年,湄潭茶叶总产量达到67,700吨,产值48.2亿元,涉及88,000名农民和近600家茶叶企业。扶贫产业逐渐成为致富的途径。

▲湄潭崔涯和遵义红。摄影/学术图像

在贵州“三绿一红”中又被称为“湄潭崔涯”和“遵义红”,并在国家乃至世界名茶中获得金牌。诞生于“龙井”技术的“湄潭崔涯”,作为一个区域公共品牌,品牌价值超过100亿元。“遵义红”已经成为十九大和2018年NPC CPPCC的茶。这种红色和绿色相得益彰,就像照亮了贵州茶山的平坦道路。

-结束-

文怡·叶·肖茵

袁茜熙图片编辑

辣椒粉地图编辑器

本文中的一些图片和文字摘录改编自“贵州,一个真实的风景”

参考材料

戴明贤的《一个人的和平》

《中国的风与物:桂安》

《中国的风与物:汇川》

重温“探索贵州茶”的精彩瞬间

请关注微博“隧道风格”今天的头条“中国国家地理隧道风格”


北京十一选五投注 湖北快三投注 江苏快三 浙江快乐十二




上一篇:曝张天私密录音,陈奕辰蹭陈坤热度被拆台,想红想疯了?

下一篇:秋天怎么养朱顶红?1个种植技巧,花大又美,鳞茎更多,年年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