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新闻

搜索
首页» 科技 负利率是当前资产配置的灰犀牛 黄金仍具中长期配置价值

负利率是当前资产配置的灰犀牛 黄金仍具中长期配置价值

发表于 2019-11-06 20:51:12

自2016年以来,欧元银行间贷款利率一直为负。从2019年2月开始,日本10年期债券的收益率也开始低于0。然而,从效果来看,负利率的刺激效果似乎并不明显。自2016年以来,尽管欧元区的国内生产总值有所稳定,但增长并未显示出多大改善,这推迟了负利率政策的退出。幸运的是,美国进入加息通道,美国股市表现良好。美元资产为资金分配提供出口。但从现在开始,随着美国长期债务利率的持续下降和美元资产风险的上升,美国联邦基准利率的持续下降将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前海开源多元化战略混合基金经理傅海宁(Fu Haining)表示,在当前时间点,黄金资产获得回报的难度相对低于债券资产。傅海宁认为负利率的传导机制在刺激经济方面注定是低效的。对于商业银行来说,要真正实行负利率以防止储户挤兑是很困难的。由于缺乏高质量的投资机会和相对较低的风险偏好,个人投资者倾向于放弃潜在的投资回报,选择回报率相对较低但相对稳定的资产。当金融市场的负利率将持有黄金的实际成本转化为正回报时,黄金比债券更具吸引力。傅海宁表示,市场对黄金配置的需求将快速非线性增长,从而对资金产生巨大的虹吸效应,甚至影响到资金对债券的配置。

在美国债券收益率下降的背景下,中国国债已成为一项回报率、稳定性和产能相对较高的资产。傅海宁表示,拥有全球流动性的资本可以在全球找到回报率为正的资产。在负利率的影响下,它可能不仅流入国内经济。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最近看到大量资金流入中国国债和低波动、高股息的白马股。

尽管中国政府债券收益率相对较高,但在国际环境下其投资能力有限。因此,傅海宁认为,从外部市场的资产配置来看,资金流入黄金资产仍是中期趋势。对国内投资者来说,债券和价值型股权资产的驱动力主要来自长期配置和海外套期保值需求,而增长型股权资产的驱动力来自对流动性驱动的预期。

傅海宁表示,当前全球流动性相对宽松,资本流动的分层将使大部分资金转化为保守的黄金资产,一小部分转化为增长资产。在两大经济体已经实行负利率、美国债券收益率仍在持续下降的背景下,我们可以关注黄金资产的配置价值,而风险偏好相对较高的投资者也可以关注业绩支撑的成长型股票资产。





上一篇:政治疑虑已经消退 避险消散黄金走跌

下一篇:武汉光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二一九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