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新闻

搜索
首页» 旅游 「菲律宾博猫是什么意思」东北“匪首”谢文东往事

「菲律宾博猫是什么意思」东北“匪首”谢文东往事

发表于 2020-01-11 09:08:20

「菲律宾博猫是什么意思」东北“匪首”谢文东往事

菲律宾博猫是什么意思,正在省台都市频道第一剧场热播的谍战剧《面具》中,国民党军统特务与山上下来的土匪头子在哈尔滨某饭店会面被堵个正着,当场击毙。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东北最大的土匪当属谢文东。本周“绝密哈尔滨”报纸版,我们一同揭秘东北“匪首”谢文东往事。

曾经是“抗日英雄”

全国政协杂志《纵横》曾刊登过《千秋功过谢文东》一文,作者陶伟人对这段历史有详尽的介绍——谢文东原名谢文翰,1887年出生,本是辽宁宽甸一名穷苦的满族人。谢文东小时候念过四年私塾,16岁就当家,种地养蚕、还贩卖过马,就是在贩马时结交了几个土匪朋友。1925年,受土匪牵连的谢文东被官府捉拿,带领全家12口人从辽宁逃到黑龙江依兰县土龙山区,投奔西太平屯老关家,全家开始依靠租种土地维持生计。谢文东矮胖身材,胆大气粗,好打抱不平,又善于交际。他发现日本人开采鸡西煤矿,需要大量木材,就大批贩运,赚了个盆满钵溢,随后便当起了“地主”。此时,谢文东家已买了两支手枪、四支长枪,他用这些枪看家护院,一家人都学会了打枪。

“九一八事变”后,谢文东曾参加黑龙江抗日自卫军,担任团长。抗日自卫军失败后,他又回家组织了一个几十人的自卫团。日本占领东北后,开始往东北地区进行武装移民,并把黑龙江三江地区的依兰、桦川、勃利三县做为最早的移民区。他们将中国农民的土地据为己有,并以执行“警备”任务为借口,到处骚扰中国百姓,掠夺财物、耕畜和农具,当地农民称他们为“屯匪”。由于“屯匪”疯狂向当地农民抢掠土地,农民和地主都纷纷起来反抗,日军决定没收各户枪支,这无疑起到了火上浇油的作用。地主和农民都感到,土地是命根子,枪支是安全保障。在民族压迫的深重苦难中,许多人走上了武装反抗的道路。

1934年3月8日,谢文东带领当地农民举行暴动,全区各地六个保共有2000多人参加,暴动队伍兵分两路,直奔土龙山街里(太平镇)。自此,谢文东扛起了武装抗日的“大旗”。在谢文东的带领下,武装民众解除了太平镇伪警署20多名伪警察的武装,并袭击了前来安抚的伪县长关锦涛带来的30多名伪军,打死十多人,缴获枪支弹药数千发。3月10日,谢文东率领暴动队伍阻击了前来增援的日本关东军第十师团六十三联队饭冢朝吾大佐带领的一队日军和一队伪军警,饭冢大佐被愤怒的农民活活打死,伪警察大队长盖文义、铃木少尉等17名日军被击毙。这场暴动引起了世界级的轰动,《纽约时报》《泰晤士报》等都进行了报道。由于饭冢是日本侵占中国东北以来被打死的第三名大佐级军官,此事惊动了日本天皇。天皇追封饭冢为少将,还在依兰为他建立了“忠魂碑”,称他为“开拓之父”。

3月12日,一战成名的谢文东率队伍撤出太平镇并召开整编会议。会议决定,部队取名为“抗日民众救国军”, 总共六个大队,大家一致推举谢文东为总司令。谢文东的队伍成为东北抗日义勇军中的一支重要力量。

3月19日,谢文东率队在黑龙江九里六屯设伏,阻击前来“讨伐”的1000多名日军,击毁敌汽车17辆,击毙日军北川大尉以下74人,伤日军北条大尉、小泉大尉、吉田中尉以下50余人,日军被迫撤回到依兰县城。4月23日,谢文东乘胜追击,转战到驼腰子一带,攻打下日军的一个金矿,歼敌60余名,缴获重武器无数、沙金400余两。金矿工人、附近农民纷纷参加队伍,由原来的2000多人迅速发展到4000余人,部队重新进行整编,成立了两个旅和七个直属团。

坐镇黑龙江土龙山的日军第十师团广赖师团长下令对土龙山地区进行疯狂报复,日军在飞机、战车掩护下攻进土龙山,飞机狂轰滥炸,日本兵每到一处,见人就杀,见房就烧,土龙山区顿成一片火海。共杀害无辜群众1200多人,炸毁烧毁房屋900余间。民众救国军为保护群众,连续与日军接仗数次,伤亡惨重,最后撤出土龙山地区,转战依兰境内。

1934年10月,谢文东的民众救国军被日伪军近万人包围,经过数日苦战,部队人员伤亡贻尽。就在这时,赵尚志领导的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与谢文东接触上,在赵尚志帮助下,谢文东重整旗鼓,人马重新壮大起来。此后,谢文东的部队与共产党领导的抗日部队联合进行多次战斗,沉重打击了日本关东军,谢文东也被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6年9月18日,谢文东的部队被改编成东北抗日联军第八军,谢本人担任军长。1937年九十月间是抗联八军最兴盛的时期,人员2000余人,共有七个“师”、一个教导大队和一个军部警卫营,还建立了被服厂。抗联八军在谢文东带领下,转战于哈尔滨和牡丹江各县,经过数次艰苦卓绝的战斗,成了屡屡重创日军的抗日重要力量。

陶伟人在文中记载:“从1939年冬天开始,日本关东军出动70万日军和30万伪军对东北抗日联军进行‘大讨伐’,东北抗联进入了最艰苦的阶段。当时东北抗联共十一个军,总兵力三万余人。敌人疯狂围剿,东北抗联损失惨重,人员伤亡巨大,整个抗联队伍锐减到不足2000人。东北抗联一部分由周保中、李兆麟率领,被迫陆续撤退到苏联境内,成立了抗联教导旅;一部分完全被日寇围困在深山老林中。谢文东的抗联八军也由原来鼎盛时期的2000多人锐减至一二百人,而且被分别包围在不同区域中。”

抗联八军7个师,除了战死的师长外,有5个师长率部投降,副军长滕松柏、副军长兼七师师长赫奎武都先后率部下投降。在部下的劝说下,谢文东也产生了动摇。1939年3月19日,谢文东终于率领军部仅有的24名部下从深山中走出来,向日伪投降。至此,抗联八军全军覆没。

谢文东投降后,被押送到伪满洲国首都新京(长春),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和伪满洲国国务总理大臣张景惠亲自会见了他,对谢文东给予特殊礼遇,并委他以伪满洲国高官的许诺,但被谢文东拒绝。在从新京返回依兰途中,谢文东企图从船上跳入松花江中自溺,被押解人员及时发现并制止,自杀未遂。从此,日满当局对他的生活、起居都实行严格监控。谢文东以自己年过半百为借口坚持不为日满政府做事,并提出自己养家糊口,后成了一个煤矿工人,直到东北光复。

站错队伍,英雄变“土匪”

日本投降后,国民政府迅速派员到东北接收。史料记载:国民党北满特派员亲自找到谢文东,希望他能出来重组军队,对抗已深入北满的共产党部队,谢文东接受了国民党的邀请。国民党东北保安司令长官杜聿明报请国民党中央政府,蒋介石亲自任命谢文东为国民党第十五集团军上将总司令,武康任参谋长兼总指挥。

陶伟人说,当时在北满的合江和牡丹江地区,主要有谢文东、张雨新、李华堂、孙荣久四大国民党土匪部队,号称“四大旗杆”,共有“匪部”1万余人。谢文东在军部设立了8大处和1个警卫团,下辖2个师、6个团,总人数近4000人,成为北满地区最大的国民党“土匪队伍”。

追剿谢文东的是解放军著名的三五九旅和先前到达东北的合江军区部队,这两支部队都是东北民主联军的主力。三五九旅于1945年12月13日挺进北满,他们首先解放了北满重镇哈尔滨,然后进入合江地区,此时的三五九旅旅长是刘转连将军。

1946年2月,谢文东部被合江军区部队包围,4月底,合江军区部队又发起对依兰太平镇、湖南营的战斗,分两路向谢文东进攻。谢溃不成军,1500余人被击垮或活捉,余部2000余人撤往鸡西一带,当时驻扎鸡西的正是三五九旅。谢文东听部下说,该部队在陕北只会搞生产,开荒种地,不会打仗,便十分轻敌,决定攻打鸡西,没想到被三五九旅打得落花流水,损失更惨重。谢文东的部队被打散后,又集合残部与李华堂、张雨新部汇合,凑集了近9000人,占领了刁翎县城。8月5日,合江军区四五支队配合三五九旅将谢文东等包围,经过两天两夜的激战,共歼敌7000余人并解放刁翎,谢文东率少数残匪逃入深山密林躲藏,陷入弹尽粮绝的境地。合江军区和三五九旅发动了继续追剿谢文东的依南战役,经过半个月的深山剿匪,又毙伤和俘虏土匪879名,缴获各种枪支807支、马116匹。

为促谢文东早日投降,中共决定采取“攻心战”。时任中共合江省政府主席、当年的东北抗联第四军军长、谢文东的老战友李延禄将军派人给谢文东送去了一封亲笔信,说:“当年我们在艰苦的环境中共同抗日,国民党说支持我们,但我们却没有得到他们一粒粮食和一颗子弹,他们现在利用你来打共产党,你也曾参加过共产党,共产党到底怎么样?你心里应该明白。”李延禄希望谢文东能幡然悔悟,悬崖勒马,共产党会宽大处理。但谢文东拒绝投降。

谢文东一方面听命于国民党政府,另一方面又对国民党的一些人员不满。国民党合江省党部书记张玉书,到处拉拢控制土匪部队,给很多人封官加委,致使一些土匪听命于张而不理谢,谢文东十分恼火,两人火拼了起来。最后,谢文东竟当着众人的面把这个省党部书记、国民党省级大员给枪毙了。

自1946年七八月份以后,北满的大股土匪基本被消灭,投降和被俘人员大部分被遣散回家,既往不咎,发给路费,分给土地,回乡务农,只剩下溃散的小股土匪还在负隅顽抗。此时的谢文东在合江军区和三五九旅追击下,已疲于奔命,他依仗熟悉地形的优势,在深山老林里东躲西藏,带领着同他一起在抗联八军时任师长的秦秀权、陈凤山等十几个“死忠”逃到刁翎四道河子一带。

1946年11月,谢文东仅剩6个人了,他们来到四道河子山里一座小土地庙,谢文东跪在庙前祈祷,希望土地神能保佑他们父子平安。然而就在这座庙里,谢文东被三五九旅八团五连的战士包围,没等拔出枪就成了俘虏。

史料记载,谢文东被押到合江军区司令部,交由合江军区关押。谢文东对军区看押人员说:“我在北满是有影响的人物,我要见你们司令,我要和他面谈。”合江军区司令员贺晋年正好刚同中共合江省委书记兼合江军区政委张闻天会谈回来,听说谢文东要同他面谈,表示:“我不见他,谢文东与我是敌我关系,要见面只能在法庭上,向人民宣判他的罪行。”贺晋年给张闻天打了电话,告知谢文东已被俘获,同时又给东北民主联军总部发去了活捉谢文东的电文。

11月23日,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林彪致电嘉奖合江军区和三五九旅全体指战员,电文是:“此次刁翎剿匪战斗……生俘匪首谢逆文东,为人民除害,巩固了解放区后方的治安,特电嘉奖。林彪。”

陶伟人讲述道:谢文东被押赴勃利县公审,头天晚上,他看到为他准备了几盘好菜还有酒,就知道死期到了。他让看守找来合江军区司令部保卫科科长王世芳,对王说:“我是中央国民政府任命的第十五集团军上将总司令,我老谢头当过抗联的军长,也参加过共产党,打过日本鬼子。历朝历代,中国、外国都讲投降不杀,优待俘虏,日本鬼子都没敢杀我,你们共产党就这样说杀就把我杀了?我抗日有功啊!”

12月3日上午召开公审大会,会上宣布谢文东死刑立即执行。宣判结束,马上押赴勃利县刑场。几声枪响,一代枭雄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本报记者 李子健





上一篇:固始县用活土地政策 助力脱贫攻坚

下一篇:美联储今年再度降息,美股上演过山车行情,如何影响A股?